Skip to main content

来源: АrсhDаilу

台北演艺中心 / OMA

© OMA by Chris Stowers

© OMA by Chris Stowers

建筑师提供的文字描述。 作为一种古老的公民参与艺术形式,戏剧已演变为现代世界,作为文化提炼者的职业,其在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已减弱。 剧院空间的价值在于其对正式文化作品的效力,而不是其包容、转移和即时性的能力。 当代表演剧院越来越标准化:两个不同大小的礼堂和一个黑匣子的组合,具有保守的内部操作原则,以实现真实的工作。 公共剧院还能包容经典与偶然、高雅与大众、艺术与社交——所有人的创造性生活的场所吗?

© OMA by Chris Stowers

台北演艺中心位于台北的士林夜市,以其充满活力的街头文化为标志,是一座处于不确定状态的建筑:具体但灵活,不受干扰但公共,标志性而不是被设想成这样。 插入中央立方体的三个剧院允许将表演空间结合起来,以提供新的戏剧可能性。 立方体被抬离地面,形成一个公共循环,将台北的街头生活延伸到剧院。 剧院的新内部可能性和联系在制作人、观众和公众之间产生了不同的关系,这也是一个关键的群体,作为一个新鲜的、聪明的偶像。

© OMA by Chris Stowers© OMA by Chris Stowers

中央立方体将三个剧院的舞台、后台、支持空间和观众的公共空间整合为一个单一而高效的整体。 剧院可以针对未预料到的场景和用途进行修改或合并。 球形的 800 座 Globe Playhouse 有一个内壳和一个外壳,就像一个与立方体对接的行星。 内壳和立方体之间的交叉点形成了一个独特的舞台框架实验台。 两层贝壳之间是将参观者带到礼堂的流通空间。 大剧院的形状略微不对称,违反了标准的鞋盒设计,是一个可容纳 1500 个座位的剧院空间,可容纳不同的表演艺术流派。 与之相对且处于同一水平的是 800 个座位的 Blue Box,可进行大多数实验性表演。 结合后,这两个剧院变成了超级剧院——一个具有工厂质量的巨大空间,可以容纳原本只能在找到的空间中进行的制作。 剧院配置和舞台设置的新可能性激发了难以想象的自发形式的制作。

© OMA by Chris Stowers© OMA by Chris Stowers由 OMA 提供由 OMA 提供© Shephotoerd Co. OMA 摄影

公众——无论有没有票——都通过一个公共循环被邀请进入剧院,该循环贯穿剧院的基础设施和通常隐藏的制作空间。 沿着公共环路的门户窗口让游客可以看到内部的表演和剧院之间的技术空间。

© Shephotoerd Co. OMA 摄影© OMA by Chris Stowers

与典型的有正面和背面的表演中心不同,台北演艺中心有多个由突出在地面上的剧院定义的面。 这些剧院采用不透明的外墙,在覆盖着波纹玻璃的动画和照明中央立方体的映衬下显得神秘元素。 在台北这个密集而充满活力的地方,紧凑型剧院下方的景观广场是公众聚集的另一个舞台。

© Shephotoerd Co. OMA 摄影
来源: АrсhDаilу

Leave a Reply